今天澄心團體第一堂上課,較早出門。走在人行道上,離公車站牌,約莫50公尺,看到站牌有位男士跑向車道,我下意識的往前衝,深怕公車來了,撇下我開走了。結果,看到他原來是要去開他的車,違停在路邊的車。

我覺察到,一般如我準時出門時,都會一邊走路一邊不斷的轉頭看公車是否來了。就好像一位在投手丘上的投手,不斷的監看著疊上的跑者,深怕被盜壘了,既威脅加重,又顯得自己無能。我也是怕公車過了,我會有種沒盡全力的感覺,和另一種不幸運和痛恨自己不幸運的感覺,還有一份被遺棄的感覺。

有些模式是會隨著時空轉變而改變的,有些則會多停留些。大概每個人小時候都經歷過,被口哨催尿的經驗吧。聽到口哨,就自然尿尿了。長大後,應該不會有人聽到就尿出來了。

小時候,練過幾天棒球,守備位置是三壘,是內野防線的一部份。教練要求,只要聽到擊球聲,就要準備往前衝,在最快的時間攔下球,也要有用身體擋球的準備。我長大後,有好長一陣子,在團體中只要有聽到需要發言或貢獻的,都會率先反應。就好像聽到擊球時輕脆的”鏗"聲,就埋頭猛衝一樣。

我們都可隨時檢查生活或生命中有些什麼樣的模式。也記得很重要的一件事——慈悲的對待這些模式。畢竟,這些模式保護著、支持著或陪伴著自己一路前進到現在。如有不合時宜的,感謝他然後自然的告別即可。越多的慈悲和關愛,就越少的黏著。祝福大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