幾乎所有的修行法門都很重視活在當下(BEING)。在澄心的說法是當下臨在。唯有當下是真實有力量的。

到底一個人現在『在』的成分是百分之多少,應該也是主觀的認知,自己透過自身的覺察,方能知曉。旁人也只能大概從顯露的跡像去判斷在或不在。好像看到地上有獸印,知道曾有獸走過。自我提點是否『在』最簡單的準則可以是此時此地,心思意念是否有專注在眼前的人事時地物。有無飄散,有無黏著?

正念的奇蹟書中的英譯者 摩比.候 寫的序有這段文字
當我坐下來翻譯《正念的奇蹟》時,我記起過去那養成我正念之修持的歲月片段。有一次,我正手忙腳亂地炒菜,偏偏又找不著一只原本放在胡亂堆棧的鍋子與材料間的湯匙,在我忙著四處搜尋時,老師(一行禪師)走進廚房,笑了。
他問︰
「摩比在找什麼?」
理所當然地,我回答︰
「湯匙!我在找湯匙!」
老師再次帶著微笑,回答道︰
「不,摩比在找摩比!」

人的心思意念常黏著在過去也會飄至未來。身在此地,心也會跑到異地。
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的片段很好的演繹當下入流時,身心表現出來的良好狀況。

 

澄心裡,除了此時此地外,尚有此身。在開始時會透過身體掃瞄幫助澄心者和同行者進入較為臨在的狀況。在感受的過程則是透過身體的核對確保歴程中不迷航。身體是感覺、情緒伸展、舞動、奔騰、轉變、安歇的神聖場域。有些很傳神的說法,如

我的腸子悔青了
我的心好痛
心中的大石頭終於放下了
我緊張的胃疼
這故事讓我頭皮發麻
這事想到我就噁心
這音樂好聽到我起了鷄皮疙瘩
肩膀被壓的喘不過氣來了
我的頭像被金箍箍住
我的心花怒放
我的身體輕飄飄

在專注覺察的當下。此時此地的界限模糊了,以此身去體驗、感受、核對,透過身心的互動,穿越模糊的邊境(EDGE),連結了深感(FELT SENSE)。之後在空間內,會發生什麼,就很自然又令人期待了。

這篇內容對您有幫助嗎?